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刚刚被陌生人强暴
刚刚被陌生人强暴

刚刚被陌生人强暴


  每次和哲彦分手时,总是很不顺心,追究原因,总是令麻衣子莫名的焦燥着,而趁其势把哲彦赶了出去;但,今天不一样,不管麻衣子如何挽留,哲彦却不为所动的走了。想当然的,在这一年多来,以性为饵时会令他疲於奔命,却一次也不曾和哲彦上过床。

  (今晚给他就好了!)突然这麽想着。又不是处女,比哲彦更无趣的男人都曾睡过了,为什麽真要和他做时,反而无法做呢?麻衣子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(计厌!怎麽湿了!)对突来花蕊的疼痛,以手指探了後麻衣子讶异着。刚才哲彦爱抚时一直无法湿润的那里,不知何时湿得这样了。(对!我想要的,可是他....)麻衣子以手指抚摸着敏感的肉芽,她知道在这种状态下自慰时,身体会火烫得欲望无限涌出。但一旦开始的自慰又无法停止。

  麻衣子不管衣服的敞开,大大的张开了腿,激烈的爱抚着被爱蜜湿润着的花蕊。

  「啊,啊....」麻衣子呻吟着,脑中一片空白,快达到高潮了。

  手指间的敏感肉芽也充满了血丝,并抽动着。麻衣子停止了手指的动作,把自己置於快感之中。但由手淫所带来的高潮,来的快却没有实际做爱时的深,也去的快。

  「呼....」麻衣子大口的吐了一口气,手指离开了花蕊。心中的欲望并无因此而平息,反是更想要。

  (好想做....想和他做....)麻衣子心中呐喊着。这是她心中的真心话。不知是否又是任性,麻衣子拿起了电话,拨了哲彦家的号码。

  这时是凌晨三点多,这个时间的话,开车子的他也应该到家了吧!但却是电话录音。

  「这里是佐伯哲彦,我现在不在,有事请留话,回来後立即回电。」电话中响起了哲彦的留言。

  (会不会已经到家了却不接电话的睡了!)麻衣子这麽期待着。

  「刚才非常抱歉,请你马上过来,我很想见你。这次是真的答应你,所以,求求你!」麻衣子尽其温柔的说着,这时突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  (难道是哲彦!)麻衣子拿着电话筒,慌忙的整理好衣服,期待万分的望向玄关。

  「谁!你们到底是谁?」

  看到二个男人从玄关大摇大摆的进入房中,麻衣子不禁往床中後退。其中一个似乎见过,像是住在隔壁的一个重考生,叫做富田,只是碰面会点头打招呼,但不曾说过话,只认得脸及知道名字。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,则不曾见过,一道儿来,可能就是补习班的同学吧!

  「奶好,念书的休息时间过来玩一玩,挂了电话吧,不必特地叫男生,隔壁就有了,叫一声就来了。」戴眼镜的男人边说边笑就靠近了麻衣子。

  「不要!这麽晚到女人的房间,你想干什麽?」麻衣子感到身体在发抖,并将手中的话筒向他丢了过去。并从床上跳起想逃,但立即被富田捉住手腕,拖回了床上。

  「不是想被强奸吗?可以呀!我来做。正好我们也积太多了,彼此想法一致,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?」说着戴眼镜的男人率先脱了裤子。富田则是将麻衣子的身体强按住并封住了她的嘴。

  (为什麽!不....不要....)麻衣子心中呐喊着并死命的挣扎着。但越是挣扎,睡衣则是越敞开,令她胴体更暴露了。

  「被男人甩了,只好自慰,真是可怜!不过我马上就来安慰奶了,喂!我先上了!」戴眼镜的男生把麻衣子的大腿大大的张开。

  「请便!」富田颤抖的说着,或许是兴奋的关系吧,大概是戴眼镜的男生怂恿来强奸的吧!不然住在隔壁已经一年多了什麽也没发生的富田,不可能突然之间变成了如此的野兽。

  (富田!叫他住手!)嘴巴被堵着无法出声,麻衣子只好双眼盯着富田。但下个瞬间,戴眼镜的男生的手指已插入了麻衣子的花蕊深处,不停的蠕动着。

  「唔....啊....」在自慰时已充分湿润,麻衣子的花蕊应很想要男人,但却无快感。只有痛苦及厌恶感不断的扩张,眼泪几要夺眶而出。这种屈辱的经验,还是麻衣子生平第一遭。

  「喂!这麽会玩,你看小穴还这麽漂亮。皱折也是粉红色的,刚才一直把玩着的阴蒂也是。怎麽,爽吧?」「唔....」男人的手指不论抚摸那里,都丝毫无快感。泪水已从麻衣子的眼中如洪水般的倾泄而出。

  「哇!好棒!女人的那里原来是长的这样子的,真的好像贝壳!」富田喃喃的说着,看来他是第一次看女人的重要部位。

  「真笨!隔壁住的这麽帅的娘们,却只有每晚听她在和别的男人在干的声音,却连碰都不敢碰。喂!来摸摸看!」「啊....唔....」并不是有快感,但敏感部位被拨弄着却会呻吟。麻衣子对这样的自己也无法原谅。

  (便宜的女人!我是便宜的女人!)刚才哲彦所说的话,在脑海中重覆的响着,这时麻衣子终於明白哲彦说不强奸的意思。

  (啊,哲彦!救救我!)麻衣子心中呐喊的同时,与手指感触不同的更粗硬的东西插入了麻衣子的花蕊中。

  不知何时按住麻衣子身体的富田离开了麻衣子,取而代之的是戴眼镜的男人在她身上。且他股间的阳具早已进入麻衣子的重要部位。

  「爽吧!喜欢吧!难得机会好好玩吧!」

  可能是进入了麻衣子体内後让他放了心。戴眼镜男生放开了按住麻衣子嘴上的手。

  「不要....救命啊!」麻衣子尖叫了起来。但那瞬间,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麻衣子的脸颊上。这也是麻衣子未曾遭遇过的痛。

  从鼻子流了暖暖的东西,看来是鼻血。麻衣子再也发不出声音了。恐惧感令她全身发抖着。

  「喂!要叫吗?这种声音不对吧!女人在做爱时所发出的声音,喂!像以往般叫好听一点嘛!」男人一边擦拭着麻衣子的鼻血,一边开始抽动腰部。这男人应是很有经验的吧!深深的刺进到子宫,并以手指爱抚阴蒂。并以唇吸住了乳房,若是於平时的做爱时,当然会有快感,但这时的麻衣子却丝毫无法感受到。

  连反抗的力量也没有,麻衣子紧紧的咬住了牙齿,只祈祷男人快点结束离开。

  「喂!该你了!」戴眼镜男人在麻衣子身体中达到欲望後,向富田说着。

  「我,不用了,我没自信!而且好像好可怜的样子,况且也不好啊!就住在隔壁」「真没出息,像你这样,今年也无法考上东大,又有什麽关系,今天是个机会,以後就这麽交往下去怎麽样!若无法消化那多馀的精力,也没办法集中精神念书啊!」说着强拉着富田到床边。

  这时,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
  「你们在干什麽?」

  是哲彦的声音,麻衣子一瞬间怀疑了自己的耳朵,可能吗?但这同时也希望不是哲彦。但进来的真是哲彦,戴眼镜的男生和富田向後退着。

  「麻衣子!你没事吧?」哲彦走进想要抱起麻衣子。

  「不!不要过来!你走!」麻衣子拨开了哲彦的手坐起,拉好了睡衣盖住了被侵犯的部位,激动的摇头。让哲彦看到这种场面是更令麻衣子感到屈辱。似乎又更证明了她是个便宜的女人。

  「是她引诱我们的,你回去之後她受不了寂寞所以....」戴眼镜男生吞吞吐吐的说着。

  「骗人!在我的电话答录机中留下你们硬闯入门的情形。可恶!」哲彦的拳头击向了戴眼镜男生的颚。眼镜飞了,从男人的鼻子及嘴巴喷出了血。

  「啊!我什麽都没做!他说要的!饶了我吧!」富田当场跪了下去。

  「怎麽饶得了你。现在就叫警察!」

  「不,不要....求求你,把他们赶出去!你也出去!」麻衣子哭着抓住了哲彦要打电话的手。

  趁这空档,二个男生拨腿就逃。哲彦想追,也被麻衣子阻挡住。

  「为什麽?这是强奸哪,是犯罪呀!怎麽可饶了他们!」哲彦激动的说着。

  「我知道。但现在不要!我无法忍受警察来这里!」「我了解奶的心情!可是,为什麽这种事会发生在我最重要的女人身上!」哲彦愤愤的说着。

  「最重要!?你不用安慰我!我是个便宜的女人!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,报应!」「不要这麽说,我会很难过的。奶才不是便宜的女人。若是这样我早就上奶了,这只是我的酸葡萄心理。我想要、却又逞强!我真傻!」「我也想要哲彦,但一面临时,又会说什麽(不是这样!)我们二个真奇怪!互相需要,却又对不上!」到了现在才说出自己的真心话。麻衣子感到悲哀,可能就如哲彦所言般,在都会被人捧的忘了自已是谁。

  「来淋浴吧!我帮奶洗,然後....好不好....」哲彦抬起头说着。

  「不要!我已经没辨法再做爱,就算是你,我也不想做。我怕!完全陌生的男人的东西,却进到了我的体内!」麻衣子双手掩着脸,激动的抽搐着。身体对刚才所遭遇的恐怖经验还心有馀悸。

  「忘掉吧,我会让奶忘掉的!」说着,哲彦抱起了麻衣子,并走向浴室。

  麻衣子意外哲彦会有这种举动。

  「不要!很重吧!我可以自己走的!」

  「蜜月时,不是要这样抱新娘的嘛?」

  「新娘!?别开笑了!我刚才才被陌生人强暴的!」还没说完,哲彦的唇也盖上了麻衣子的唇,传来温暖,柔软的感觉,这温柔的吻令麻衣子麻痹了。

  麻衣子全身无力了。希望就这样成为哲彦的人。麻衣子感到对高中时代的哲彦的憧憬的感觉,完全苏醒过来了。(但,太迟了!)麻衣子心中这麽想着。

  但,哲彦的手臂及唇,是那麽的温柔。哲彦是真的打心底原谅了麻衣子且真心接纳她。(想要躺在哲彦的怀里,抱我吧!)被戴眼镜男生强暴时,她恨世上所有的男人,但那种想法已渐渐的褪去....。

  字数:2890
【全文完】